• 分享
  • 收藏
    X
    重庆市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建体系、壮产业、降成本
    6873
    0

      地处中西部地区结合部的重庆市拥有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适宜的气候,这里是全国重要的粮食主产区、商品猪肉生产基地、优质水果、榨菜、桐油、烤烟产地。

      面对如此丰富的物产,重庆市是如何通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进一步推动山地特色高效农业高质量发展的?金秋时节,本报记者走进山城,一探究竟。

      重点服务什么——因地制宜,按需发展

      “服务对象聚焦小农户,坚持把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的发展轨道。”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项目实施区域也是有选择的,主要向小农户占比较高的区县乡镇村组倾斜。重点布局渝西片区,助推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与此同时,重庆市大力扶持产业,以大宗粮油作物水稻为主,兼顾柑橘、草食牲畜、生态渔业、茶叶、榨菜、中药材、调味品等特色产业。

      梁平区盛产水稻和梁平柚,两者分别是当地的保供主导和特色优势产业,常年种植面积分别为43万亩和15万亩,因此梁平区首先确定水稻和梁平柚为重点服务产业。

      “从2015年到2019年,我区选择水稻、梁平柚两个主导产业,共投入各级专项补助资金4120万元。”梁平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工作人员说,水稻重点突出生产过程中的机械化耕整、集中代育秧与机械化插秧、病虫害统防统治、机械化收割等环节,梁平柚则用于育苗、幼果林管护、成年树管护、营销等环节。

      “我们赞成服务组织在服务环节中获利,但不是暴利。水稻服务组织的利润应该源于作业服务劳务收入,柚子服务组织应该是在服务后组织产品销售产生的利润,农资经营部则应该是通过服务这种形式销售出自己的农资获得的利润。”该工作人员表示。

      龙滩柚子股份合作社所在的龙滩村是梁平柚的重要主产地,境内百年以上的柚树有2000余株,50年以上的柚树超过1万株。合作社理事长张文辉被当地人称为“柚子王”,他告诉记者:“梁平柚具有果大皮薄、果型美观、浓香味美等优点。合作社对全村的柚树采取施肥、病虫防治、整形修剪、保花保果、疏花疏果、果实套袋、土壤管理等多项管护措施。”合作社重点对梁平柚提供“3肥3药1修剪”服务,按照环节收取服务费用。“农户只需负责日常浇水、除草等简单劳动,技术要求较高的环节全部交给合作社完成。”

      统一生产托管服务让梁平柚的合格率提高了50%,单果均增重0.1公斤,每公斤售价提高了1.2元以上;亩增产400公斤,增收1000元以上。

      怎样提供服务——机制保障,规范建设

      为了让小农户、服务组织认识到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重要意义,也为了让各部门更有针对性地进行服务,梁平区编印了《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试点宣传卡》《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40问》等具体指导手册,同时在重要农事季节采取举办技术培训、群发短信微信、印发技术规程、蹲点指导帮扶等方式,确保服务到位。

      “确定谁来服务,这就需要建立服务组织遴选机制。”梁平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工作人员介绍,通过网站公告、下发文件等方式向社会公开发布遴选信息,符合条件的生产经营主体、社会化服务组织自愿申报,再由相关专家进行综合评估后择优选择,并在网上公示后确定。

      重庆市西郊的大足区有低山、丘陵、平坝及河谷4种地貌类型。“传统耕田需‘三犁三耙’,要是请人更加费时费力费钱。”丰禾农机股份合作社负责人张华彬说,“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人工耕作劳务费每亩200-220元,采用机械化耕作收费每亩是80-120元;人工收割每亩600元,机械收割每亩80-120元;村民自防每亩80-100元,参加统防每亩则只需50元。两相对比,生产托管可以为村民节约60%的劳动成本。”

      “我原来在广州打工,2015年回乡后,流转了200多亩‘二塝田’,如果不是丰禾农机的机械化耕作,要种出稻谷来几乎不敢想象。”年近五旬的邮亭镇友谊村村民李定建说,土地托管给合作社,大田耕整后,泥土上细下粗、上烂下实、细而不糊,面层无残茬、秸秆和杂草且田面平整,翻耕一次即可栽秧。

      规范是监督的基础,监督是进一步规范的保障。重庆市不断强化服务组织名录库建设,积极推广应用“中国农服”平台建立服务组织名录库,及时做好信息录入更新工作并实行动态调整机制。“支持和引导各类服务组织通过服务平台申报纳入服务组织名录库,逐步实现线上对接、线下服务。”梁平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工作人员介绍说。

      “参照农业农村部制定的《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合同示范文本》,我们鼓励区县结合自身实际,制定使用规范的社会化服务合同,协调督促服务组织与服务对象签订服务合同,明确服务内容、服务标准、服务期限、服务费用、支付方式等内容。”梁平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服务完成后,财政补助资金由区县按确定补助标准和服务作业量直接兑付给服务组织。区县相关部门按照服务协议约定督促服务主体保质保量完成社会化服务,并确保补助资金及时兑付。

      服务如何可持续——科学退出,谋划长远

      “在公允价格标准上,我们严格按照市场价格定价,避免政府定价行为抬高整体作业价格、避免对没有补贴的服务组织产生挤出效应、避免没有补贴后服务组织立刻解散的现象。”该工作人员说,一开始,重庆市就明确了政府和市场的定位,要建立可持续地服务机制,就要解决“政府怎么退出”的问题。

      要确保政府退出购买服务后“有人有能力搞服务”,就需要壮大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组织。于是,加强技术培训,补贴购买作业装备,引导支持服务组织建立育秧中心、农资超市、加工中心、烘干中心、培训中心……为农业生产提供全面、全程服务,促使服务组织具有完善的装备设施、良好地运行机制、健全的管理制度、适宜的服务规模、自主商标品牌和显著的综合效益。

      “合作社一开始就计划创立属于自己的品牌。”张华彬先后注册了“月斧山”“濑溪河”两个商标,凭借合作社优质稻基地,大足区富硒米让消费者买得放心、吃得安心。

      要确保政府退出购买服务后“有人愿意接受服务”,就需要培育种植养殖大户、家庭农场,鼓励高素质农民、农村经纪人、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返乡创业农民工以及农业科技人员从事农业创业。

      丰收时节最怕连天雨,张华彬敏锐地捕捉到服务的新领域。2017年秋收时节,合作社投入40多万元购置了一套32吨的稻麦烘干机。“农忙时节,日烘干稻谷60多吨都不能满足需求,于是2018年又投入了30多万元,添置了一套21吨的烘干机,服务能力翻了一番。”

      要确保政府退出购买服务后“服务不中断”,就要建立长期服务对接机制。服务主体申报购买公益性服务时,可根据自身服务能力,先行主动与服务对象互动对接,开展机械作业、产品营销、人才培养、农业科技等服务,满足服务对象特定需求,并建立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

      “补助标准逐年递减,让服务对象有一个适应过程,最终实现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市场化运作、可持续发展。”梁平区2015年财政补助比重不超过服务价格的60%,2016年不超过50%,到2019年下降到30%。

      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试点期间,平均每年农业生产托管总面积达1000万亩(次)。预计‘十四五’期间,农业生产托管面积每年增加100万亩(次),力争到2025年,每年达1500万亩(次)。”

    0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